您的位置:  首页 > 法界热点 > 正文

包头首例雇凶杀人案

2017-09-30 22:38 次阅读

    这是一桩玄机莫测的情杀案:金融高管为了实现对小情人永久“床霸”梦,采用短信恐吓、砸坏汽车、喷洒硫酸、捣毁门面等方式,企图离间情敌,直至制造惊天命案,然后把所有的罪恶风险转移到千里之外一个陌生女孩身上……

   

      年轻医生命丧黄泉

      金融高管浮出水面

       2009322日晚10点多钟,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发生了一起惨案:一个男孩在送女朋友回家后,就在女友楼下突然遭到两个不明身份歹徒袭击,这个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当晚不治身亡。接到报案后,青山区公安局副局长陈德明立即赶赴现场。受害人身份很快查明,死者名叫吕明,26岁,是包头市一家医院外科主刀医生。

     警方调查得知,吕明为人憨厚老实,社会阅历和交往比较单纯,在单位工作勤奋努力,人缘关系相处融洽,方方面面的表现都有口皆碑。那么,是谁对这个身高一米八一、阳光帅气的大男孩痛下毒手?就在警方紧锣密鼓地展开调查时,死者的家人、同事和朋友向专案组反映了发生在吕明生前的一系列奇事、怪事20085月的一天,吕明外出办事,他的私家车轮胎被人弄破;20091月,吕明轿车的挡风玻璃被砸碎;更恐怖的是,后来他的车头、车身被人泼洒硫酸,惨不忍睹。噩梦不仅跟吕明如影相随,还将无形的魔爪伸向他的家人。2009年春节期间,一伙歹徒半夜捣毁吕明父母经营的灯具店,经济损失达数万元。

     灾难从天而降,令吕家老少顿时陷入极度恐慌之中。特别是吕明,由于他神经过于紧张,十分害怕在给患者做手术时发生意外。就在吕家心惊肉跳之际,他们又接到电话、手机短信的骚扰、恐吓与威胁。其中一条短信说:“吕明在东北玩弄女性,导致一位纯情善良的姑娘堕胎,他必须为自己的孽情孽债埋单,否则将永无宁日。”

   吕家亲友反映的情况牵涉到省外“风流韵事”,案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就在这时,吕明的女友段晓芳向警方哭诉:“请你们尽快抓住凶手,抚慰我男友吕明的冤魂。”站在警方面前的段晓芳身材高挑,长相靓丽。案发后,段晓芳悲痛欲绝。她强烈要求警方迅速破案,为命丧黄泉的恋人吕明讨还公道。段晓芳积极配合专案组工作,并讲述了自己与吕明的恋爱经过——26岁的段晓芳,任职包头市一家保险单位业务科长。20082月,段晓芳与吕明一见钟情。两人在随后的拍拖中感情日浓,双方凑钱已经选好了婚房,计划20094月登记结婚。就在这时,她收到东北手机号码发来的短信:“请你离吕明远一点,第三者插足没有好下场,你若不识趣,当心惹火烧身。”

    段晓芳隐隐约约感到情况不妙,但没想到这人居然如此之快地实施暴行。2009322日晚,她和未婚夫在宾馆订好婚宴之后,吕明送她到住宅楼下。段晓芳刚上楼,忽然听到楼下发出惨烈的呼救声。她奔下楼后,见到未婚夫倒在血泊中,两名凶手夺路而逃。吕明被送到医院,因锐器刺伤左大腿致股静脉破裂,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种种线索指向吕明的前任女友陆雯。警方调查了解到,吕明读大学时与同班女同学陆雯相恋,两人感情很好。吕明毕业后回到老家包头市工作,而陆雯应聘到吉林长春市一家医院,成为妇产科助产士。因双方相隔太远,便断绝了恋爱关系。难道因为吕明喜新厌旧抛弃陆雯,她雇凶跨省实施报复?

   专案组很快排除了陆雯作案嫌疑,因为她刚参加工作不久,月收入才一千多元,没有经济实力雇请黑恶势力对吕明和家人进行长期骚扰与攻击。就在案情扑朔迷离时,专案组意外从案发现场装的摄像头中发现了嫌疑人的踪迹,将凶手孙春继、王泽跃抓获归案。令警方意外的是,这二人跟吕明没有任何瓜葛,幕后主使竟是准新娘段晓芳的顶头上司、那家保险公司副总经理高方魁!2009323日,正当高方魁主持召开公司会议时,被专案组戴上手铐。金融高管策划惨案震惊了整个包头市。更令人惊诧的是,段晓芳居然是高方魁的地下情人。案发后,分公司全体员工目瞪口呆。因为,段晓芳在公司里和高方魁是水火不容的公开仇人,她怎么成了老总的秘密情妇?

      婚外激情神神秘秘

      风吹草动华丽变身

   高方魁1963年出生于东北一个普遍市民家庭,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家钢铁公司工作。由于头脑灵活,善于捕捉机遇,高方魁后来跳槽到金融机构,出任一家保险公司下属的子公司经理。高方魁的卓越才干让他成了行业内的精英,另一家保险公司以年薪80万元将他挖走。仕途升迁与大权在握没有让高方魁满足,他萌生了发展“红颜知己”的念头。就在这时,段晓芳走进了他的视野。20067月,从名牌大学毕业的段晓芳应聘到保险公司做业务员。上班第一天,她就让高方魁眼前一亮。段晓芳长相甜美妩媚,曼妙的身材洋溢着青春气息,她的一颦一笑都令高方魁神魂颠倒。为了将这位白领丽人追到手,高方魁特意将段晓芳安排在自己分管的业务部门,并很快发起凌厉的爱情攻势。他将自己联系的保险业务记在段晓芳的账上,段晓芳迅速成为公司的“明星员工”。

     然而,段晓芳对顶头上司的暗送秋波并不领情。在段晓芳眼里,比她大整整20岁、身高只有一米六七的高方魁,又矮又胖,其貌不扬。并且高方魁有一个完美的家庭,他的妻子在包头市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女儿正在读高三。段晓芳不愿做上司情人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已经有了心仪男朋友韩磊。欲火攻心的高方魁并不死心,他开始在段晓芳身上大把花钱,并带着她去香港和大连旅游。高方魁的投入收到了一定的成效。有一次,趁段晓芳到办公室汇报工作之机,高方魁关门拥抱段晓芳,段晓芳没有躲闪,而且吻了他一下。这一吻让高方魁热血沸腾。有天晚上高方魁单独约段晓芳到茶楼K歌,在包厢里他将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段晓芳娇嗔地骂了他两句,却并没有推开他。此时的段晓芳仍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这更加勾起了高方魁的强烈占有欲。为了达到目的,高方魁力排众议,提拔段晓芳为业务科长。不料,升职后的段晓芳却与上司成了仇人。

     员工们发现,段晓芳经常公开顶撞高方魁,甚至敢于在部门例会上与分管副总高方魁大吵大闹,令员工瞠目结舌!大家哪里知道,白天吵架的段晓芳,晚上却和“仇人”同床共枕。原来,运用提拔手段使出猛药的高方魁终于得到了回报。一天晚上,高方魁趁着醉酒在宾馆开房,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段晓芳。一夜情后,两人不时到宾馆约会。为了掩盖地下情,两人便在单位演戏,经常上演口水战,成功地蒙住了员工们。然而,段晓芳的反常行为,没有逃过其男友韩磊的眼睛,他断然与段晓芳分手。

     听着怀中佳人失恋哭诉,高方魁表面上替段晓芳拭泪,内心却狂喜不已。从这一刻开始,高方魁产生了永久霸占情人的心理,不允许其他男人染指她。20081月,高方魁给段晓芳购买了一部轿车。他的慷慨馈赠引起了妻子李兰的怀疑。很快,李兰发现了丈夫与女下属的私情,严厉警告段晓芳:“如果你继续纠缠我老公,我会让你身败名裂。”“大姐,你别瞎猜,我和高总并没有暧昧关系。”段晓芳对李兰极力否认自己是“第三者”。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段晓芳还挽着一个英俊男孩的胳膊,故意在李兰面前秀恩爱,甚至将结婚请柬发给李兰。而这名毫不知情的男孩正是后来被打死的吕明。

     原来,地下情被高方魁的妻子发觉后,段晓芳立即想出了一个洗脱“第三者”身份的高招:马上找个男孩拍拖,化解与上司之间的孽情风险。就在这时,她与吕明在一次饭局邂逅,两人一见钟情。己刚刚送给小情人轿车还不到一个月,她便移情别恋跟外科医生打得火热,高方魁妒火中烧。为了安抚上司情夫,段晓芳在和吕明谈婚论嫁的同时,仍然和高方魁保持两性关系。2009年春节期间,高方魁趁妻子和女儿不在家,携带段晓芳飞到三亚市共度浪漫新年。段晓芳没想到,一次致命的谈话将男友吕明和情夫高方魁先后送上了不归路。

      情人掀起恶浪翻涌

      转移风险电闪雷鸣

     “你必须给我解释!”段晓芳和情夫双宿双飞返回包头市后,男友吕明手持她的手机通话清单,双眼逼视着段晓芳。原来,吕明几个月前就发现女友行踪诡秘,很多次打电话都背着他。有一次段晓芳在浴室洗澡,她的手机发出短信息提示音。吕明好奇地打开一看,差点晕倒:只见女友的手机里装满了一条条肉麻的暧昧短信,并且储存着一张张和一名矮胖男子的亲昵合影照片。在吕明的追问下,段晓芳只好供出了照片中神秘男子的身份:“他是我公司副总高方魁。他一直在暗恋我,我不为所动。他的那些短信纯属一厢情愿。我怎么可能跟这个又老又丑的已婚男人相好呢?”段晓芳信誓旦旦的表白,打消了吕明对女友的怀疑。然而,此次段晓芳却关掉手机,瞒着他单独与上司飞到三亚市旅游,令吕明疑窦丛生。段晓芳轻描淡写地跟男友解释说:“由于我业绩突出,公司奖励我公费旅游。我担心一个人外出不安全,才恳请上司做护花使者。”说罢,段晓芳倒在男友怀里撒娇。

     尽管女友极尽温柔,但吕明心里却不平静,因为他想起另外一件事。前不久,他接到高方魁妻子李兰的电话:“请你管好自己的女友,她过去是我老公包养的二奶,她在和你拍拖后,仍然跟高方魁上床。”李兰还向吕明抖出了一个惊人秘密:“段晓芳开的那辆私家车就是我老公买的,不信你问一问段晓芳,她参加工作才两三年,哪来钱买车?”面对男友质问,段晓芳大呼冤枉:“高方魁是个老色鬼,他的妻子捕风捉影,也是一个神经病。我和高方魁绝对没有上过床,甚至连手都没有握过。我是一个观念保守的女孩,把贞洁和名声看得比生命还重要。”高方魁妻子的告密电话本来就让吕明很不爽,如今春节期间女友与上司成双成对地秘密旅游,吕明觉得问题不会那么简单,他决定当面跟高方魁开诚布公地深谈一次。

     农历正月初七,吕明将高方魁约到包头市一家咖啡店。高方魁步履从容,面带微笑,他对吕明说:“老弟,如果我说跟段晓芳没有那种关系,你会不相信;如果我说和她上过床,你会气个半死。实话跟你讲吧,我和段晓芳纯粹是上下级关系,请你放心。”对于吕明车辆被砸的蹊跷事件,高方魁深表“同情和愤慨”,他说:“这事肯定是无聊的人干的。”吕明死也不会想到,正是这次情敌之间的致命谈话,引爆了一场血雨腥风。

     原来,自从段晓芳跟吕明恋爱后,高方魁就醋海翻涌,寝食难安,一直在绞尽脑汁拆散这对恋人。他从段晓芳口中套出吕明与前女友陆雯的恋爱史后,忽然计上心头:假扮陆雯雇凶,疯狂报复吕明。为此,高方魁专门到吉林长春市买了4张手机卡,将老乡孙春继、王泽跃、马俊等3名男子召集到包头市。方魁曾甩给孙春继1万元养车。王泽跃1983年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10年,高方魁探监时给了王泽跃5000元。马俊本来无业,是高方魁将他拉进保险公司的。这3个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被高方魁利用了起来,指使他们采用发手机短信恐吓,跟踪并砸坏车辆等手段,逼迫吕明对段晓芳“放手”,但屡遭失败,令高方魁非常郁闷。如今吕明找上门“谈话”,在高方魁看来,这是对他这个副厅级金融高管的“羞辱”。于是,高方魁指使孙春继和王泽跃:“给他点颜色看看,狠狠教训吕明这小子。”于是,在2009322日这天,孙春继和王泽跃经过反复踩点,当晚将送女友回家的吕明堵在楼梯口。王泽跃用钢管狂袭吕明头部和腰部,孙春继则用刀猛刺吕明大腿,导致吕明失血过多而不治身亡。

     案发后,许多人困惑不解:吕明早就发现了女友段晓芳不忠的信息,他为何不跟这个“二奶”分道扬镳呢?警方的调查揭开了其中之谜。原来,高方魁在狂袭吕明车辆的同时,对小情人也不放过。他指示老乡泼硫酸对段晓芳的轿车“毁容”,还砸坏了段晓芳父母家的门窗。段晓芳借机对吕明表明心迹:“就算恶徒打断我的双腿,也休想拆散咱俩。”面对受伤女友义无反顾地要嫁给自己,吕明认为患难见真情,因此更加信任她。吕明也许至死也不会明白:这位保险公司的白领丽人从跟他恋爱的第一天起,不仅没有化解第三者的道德风险,反而将这种潜在风险转移到他这个无辜的外科医生身上。更可怕的是,案发之后,段晓芳害怕与高方魁的私情曝光后影响她的人生前程,竟故意对警方撒谎:“这件事可能是我的前男友韩磊报复行凶。”所幸的是,警方排除段晓芳前男友作案嫌疑。案发后,无脸见人的段晓芳辞职离开了包头市。

     20091218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高方魁死刑;同案犯孙春继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王泽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马俊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