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司法裁判要旨 > 民事裁判要旨 > 正文

网约车,不当然属于“非法经营”而予以行政处罚

2018-05-25 22:39 次阅读

案情简介:2015年,陈某从事网约车被运管中心以非法经营客运出租汽车为由处以2万元罚款。

 

法院认为:①网约车作为客运服务新业态和分享经济产物,有助于缓解客运服务供需矛盾,满足公众多样化出行需求,符合社会发展趋势和创新需求,对其应保持适度宽容。另一方面,这种新业态又给既有客运管理秩序带来负面影响,甚至存有安全隐患等问题,确需加强规范引导。《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出台,亦从侧面对此予以佐证。当一种新生事物在满足社会需求、促进创新创业方面起到积极推动作用时,对其所带来社会危害评判不仅要遵从现行法律法规规定,亦应充分考虑是否符合社会公众感受。本案陈某通过网络约车软件进行道路运输经营行为,社会危害性较小符合一般社会认知。行政机关在依据现行法律法规对其进行处罚时,应尽可能将对当事人不利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和限度内,以达到实现行政管理目标和保护新生事物之间的平衡。另外,该行为中有几方主体受益、最终产生车费是否已实际支付或结算完毕,运管中心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在上述事实尚不明确以及该行为社会危害性较小情况下,将该行为后果全部归于陈某,并对其个人作出较重处罚,有违比例原则,构成明显不当。②《行政处罚法》第39条第1款第2项规定,行政处罚决定书应当载明违反法律、法规或者规章的事实和证据。上述法律条款虽未对其中的“事实”记载应达到何种程度作出明确规定,但行政处罚决定书作为行政机关对当事人作出处罚的书面证明,记载事实应当明确具体,包含认定的违法事实的时间、地点、经过、情节等事项,让当事人清楚知晓被处罚事实依据,以达到警示违法行为再次发生目的。本案中,行政处罚决定书载明陈某违法事实为“非法经营客运出租汽车”,但未载明具体违法事实,即违法事实时间、地点、经过以及相关运输经营行为具体情节等事项。上述记载事项未达到明确具体要求。此外,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记载事实是行政机关最终认定的违法事实,其他法律文书中对具体违法事实记载不能代替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对事实的记载。判决撤销运管中心行政处罚决定书。

 

实务要点:网约车是否属于“非法经营客运出租汽车”而予行政处罚,法院应结合涉案行为社会危害性,行政处罚程序正当性、比例原则等综合考量判断。

 

案例索引:山东济南中院(2017)鲁01行终103号“陈某与某运管中心行政诉讼案”,见《陈超诉济南市城市公共客运管理服务中心客运管理行政处罚案》,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201802/256:45)。


友情链接